内容详情

初冬的觉醒

时间:2019-12-06 06:27:00  作者:陈宝贵  来源  查看:0
 同一个世界,对于诗人常呈现出新鲜有趣的境界,对于常人则永远是平凡乏味的混合体。面对丰富多彩的大自然,每每想到朱光潜的这句话,就感到自己的枯瘦和庸常。但,初冬一次的骑行似乎把我的感觉唤醒。
那是在供暖日(11月15日)的前一天,天气还不算太冷,在楼上闷了快一天了,下午3时多,心想一年了没有在县城周围转过,便由盛世名门小区出发,往北骑行约1公里向西转,再沿北湖公园西岸往北,当我骑行到平安路的时候,一种景象使我惊喜:道路两旁落满了满地的树叶,叶子平铺着,几乎看不到其下的柏油路面;沿路面往前看,约3、4里的路面上满是的,微风一吹,她们翻滚着、起伏着,发出沙沙的摩擦之声;她们张张厚实宽大,特别是其金黄的颜色,着实令我震撼。我第一次感到,落叶之美,感到初冬硬硬的生机。古人说一叶知秋,大多表示的是一种失落的觉感、飘零的伤痛,但从这满地的落叶我感到的却是初冬的辉煌,大地永不沉寂的生命力。我停下车子,便拾起几枚树叶,细细地把她们端详、触摸,闻闻她们的味道,还用她们碰触了几下我的脸庞。我发现初冬的落叶和夏天的叶子的不同,不仅是其颜色的变化,更重要的是她叶脉的凸显。如果夏日你采一枚树叶,可能不会注意到她有什么特点,因为她们根本就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,各种植物的叶子绿绿的,都一样。但现在无论如何你是会注意到她们那坚挺、支棱、突出的叶脉的。叶脉有合理的美学结构,她一般有一条主干,然后成对称性,以扇形的姿态向上延伸、延伸。大主干之外,又有小主干,小主干之外,又有小主干,似乎绵绵无穷。由她我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支撑,什么叫做结构,什么叫做力量。而这种作用,在夏天我们是感觉不到的,只有在抗拒外在力量的摧折,保持自己生命存在的过程中,我们才能感受到她的这种力量,这种天下至美的存在。


由此往西,遇一田间公路,往南是一村庄,我沿村庄的西路往南,村西路边又是一片树林,树林中有杨树、柳树、槐树等等。树林里同样也已经是落叶满地了,她们厚厚地、静静地落歇在大地上:有的平躺,有的侧卧,有的支棱着,有的相互交叠,煞是可爱!往上看,树上的叶子并没有落完,她们不少还长在枝杈上,似乎等待风的吹拂、大地的召唤。而树上的叶子,其颜色是不一样的,我第一次感到初冬如此的多姿多彩、如此的美不胜收。而黄则是叶子的主色调:她们有的呈淡黄,有的呈金黄、有的呈桔黄、有的呈焦黄,任何一种颜色都给我以明朗、暖心窝子的感觉。其他呈墨绿、褐红、紫红的叶子,则展现着初冬不一样的美。更令我震撼的是,在村头树林中,有一棵高大挺直的泡桐,她似乎直径有一尺粗,孤立地站在其他比较矮小的树木中,一身金黄的叶子,在晚霞的照耀下,发出璀璨烁烁的光芒,在微风的吹拂下,张张叶子如同闪光的金片,似乎还发出叮叮当当传输辽远的声响。这时,我已经骑行到长江路往南的转弯处,突然发现,在路的东面,几排树木下,同样落满了金黄的叶子,而令我吃惊的是,在金黄的叶子堆里,竟然有许许多多的小朵月季花直愣愣挺立,虽然,花朵不少已经收缩,花的边际也已经开始打卷了,但他们不变的红色,在晚霞的照耀下,仍闪射着的坚强的生命之光,引逗我不得不凑近她们,去细察、去详看,去嗅、去触、去摸!
骑行一路,美景满眼,美意满胸,似乎这是我对自然之美感受力的第一次觉醒! 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寻觅诗歌的影子
猜您感兴趣
相关作文
最热作文
关于本站 - 网站地图 - 版权声明 - 联系站长
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,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果您不愿意作品在本站发布,请联系QQ769913200
豫ICP备11004157号 公安备案号41032602000104
神圣计划如何